我们化念的烤大鹅散文网络

2020-09-28 | 民生视野  浏览:2次

我们化念的烤大鹅……(散文)

我们化念的烤大鹅…散文。

当你不再是你。<化身为替天行道的雷公。他是替天行刑的暴烈雷神/p>

明天的这场夜宴。

就是最后的晚餐。

李运祥彝。

离别故乡化念真正的烤大鹅已多年,生活粗糙忙碌,曾几欲复去重温和品尝,重见化念烤大鹅的容颜,却久未成行,不想多年以后,竟再也又见不那从前的烤鹅,只有立在回忆中的烤鹅前凝视伫立良久,一时间心内感慨万千。

所以,今天我要写写我们化念的烤鹅,换种形式来写写化念的烤大鹅。化念的烤鹅,其实没有宣传的那样神秘和夸张,我们化念人,没有一家不会烤,不会做,只是现在化念烤鹅,因为没了鹅得天独厚的生存自然。

化念的烤鹅与我也算是两小无猜,青梅竹马,从初恋到结婚,一来二去也五六十年光景了。这么多年过去,却始终不忘初心,始终都被局限在一个鲜美的快乐小家庭里,我记得,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我们过着得意洋洋的生活。我们美味的婚姻生活里,除了肉味,还有种草本的味道,始终散发女性的清香,烤鹅纵容着我的肥腴,我则安抚着烤鹅的所有的美味,就这样过了许多多年了,烤鹅却在某一天没了。人家要结束与我这段美味的婚姻之旅,又或者,烤鹅想要把一种别的什么肥腴的东西拥在怀中,看看她所能激起的美味的漩涡,会有什么不一样。另寻新欢。

后来为了我们那段美味的婚姻死得不明不白,我曾花时间和精力调清楚了,原来,人家化念烤鹅首先遇到了饲料,且是人工的,没必要再用自己的红掌到处拨来拨去的到处寻找,人家人工饲料大小一样,外表光滑,还有股香水味,鹅觉得自己不是普通的鹅,出生高贵。无论男女还是公母,大都身材很好,步子很轻盈,所披挂的细细一层一导的毛也很精致,让他人一眼就觉得想入非非。特别是化念的烤鹅,觉得她也许会比其他更焦黄,更喷香,吃到嘴里更温柔,人的嘴被烤鹅一亲吻,立刻就变得神魂颠倒,弄得不好,一酒下肚,皮肉都分离,魂飞魄散,食者自然会在烤鹅的温存上彻底融化呢?

我经常会在某个晚上,特意将炉灶里的火烧得旺旺的,等待着烤鹅洗白弄净后过来,我会给它们先抛过去第一个媚眼,再给它们身上涂上些蜂蜜,却不料有人先在它们肚子里扔下了一大块生姜,还用冲气铜给它们冲时了气。葱最终姗姗来迟,尽管看上葱还是那么的漂亮,但得委身于我们之间,要比生姜想象的坚强。在这段意外的感情中,最终占上风当然还是我们,其他的所有强悍的一切,都得把那些汗香完全淹没到烤鹅的芳香里。一切的一切,都会在短暂的相处中始终不得不抱宽容的态度,这多少会让它们自己觉得有点迷失自我,但物尽其能,味尽其用也就够了,尽管这并不是它们想要的理想的平衡。

当有人把化念鹅介绍给饲料后,告诉化念鹅,已经有许多家饲料公司在多年前就订过亲,要不是因为养鹅人的抵挡,和名目目繁多的饲料品种的中途介入,饲料早应该是鹅现在的糟糠了。鹅对这段记忆有点模糊了,它其实不怎么在乎有什么古老的,传统的盟约,但饲料看上去的的确确有些大大咧咧,一副富态憨实的模样,鹅和主人想着跟自己的鹅吃着这样的东西,与品味它们的人入洞房会是什么样呢,她也许会是个浑身滚烫的贤妻良母吧,可她应该也会摧毁很多关于鹅的本体,多些文绉绉的艺术的想象,踏实而大胃的许会赞美这桩华丽的婚事,认为鹅早就应该用这些人工饲料来填饱它们肚子,让它们长得快长得白长得胖—这样的理想。

最后鹅不但认识了人工饲料,还与它们形影不离相濡以沫。鹅似乎是很精致很美丽了,肥而很有内容…这样一来,一发不可收拾…有天晚上,在梦里,我听到鹅告诉我,如果我们俩交往的话,一是我必须永远地和其他的一切东西断绝关系,否则同我离婚,二是我要永远地承认鹅在我们美味婚姻中的主导地位。这让我不禁想到从前的化念大鹅,她总是那么地柔软又富有韧劲,默默无闻而又充满想法。我们组成的其实是个极好的美味的婚姻,符合领导群众们所提倡的那些条条:现代化、民族化,又商业化。只是我还仍然是个刚刚走出山村的意气风发的青年,鹅也经常说:其实他常常不知道自己的野心有多大。

鹅最后还是终于决定回到了我的身边,但当鹅推开我房门时,柔情地呼唤着我的名字的时候,却发现我已经抱着一只化念烤鹅睡得正香:化念烤鹅,生态、环保,鹅体饱满,腹含汤汁,滋味醇厚,具有皮脆、肉嫩、骨香、肥而不腻。。

然而,我的故乡化念那金黄喷香的烤鹅那特有的味道,如挣脱束缚的风筝,都飞走了,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,留下空空的巢,寂静的巢,只有来来往往的风,跑累了才时不时,坐下来歇歇脚,空空的巢,长出一缕缕暖意的巢,瞅着瘦瘦的炊烟,袅袅的炊烟,就像几根提着的粗绳子,是不是村子又轻了?只要一飞起来,就会使劲往更远更高处飘,飞的越来越远,越来越高,挣得也越来越厉害,那条无形的细线,每每此时,化念的烤鹅,就会在我身体和心灵中挣扎得我一阵阵难耐的疼痛来,我就像将要落山的夕阳,剩下点点亮光,已经不多了,就要用完,就要了却最后的心愿一样,像就要落下的叶子,剩下的绿色,已经微乎其微了,就要松手,就要结束最后的依恋,像就要退场的演员,剩下的时间正一寸寸缩短,就要离去,就要走出角色的羁绊,我张开嘴巴不是要说话。四邻的一举一动,都被ASUS Fonepad 7采用了华硕“A+屏幕”视觉解决方案时间悄悄含在嘴里嚼来嚼去,嚼来嚼去,总含在嘴里不咽下去。

化念的烤鹅,发展到今天,怎么就当不了自己的家,始终是任人摆布,当背景,当陪衬,当摆设,始终沉默着,不能如从前那样自然而然地说话?只能看着幕布一次次徐徐拉开,又一次次慢慢落下?

化念的烤鹅,曾是那么的缠人,缠心,缠魂。缠上一批人,又一批人,把好端端的人生缠到桌边,被舒舒服服嚼短一寸,再嚼短一寸。那些曾经在我胃里在我身体内在我的味道中,在我的记忆和回味中,化念烤鹅那味道,曾轰轰烈烈般在我身体和记忆里虔诚陶醉,那一只只黄扑扑的烤鹅,曾心花怒放并灿烂地顶满我那食府的天地,今天回味起来,好想让它们在我兴致勃勃的记忆里,被一同点燃。

化念的烤鹅,如今回想起来,不是我吃烤鹅,而是烤鹅在吃我,像蚕一样慢慢啃食我时光的叶片,像蜜蜂一样慢慢吮吸我那时光中的香甜,又如农民一样慢慢挖掘我时光里那些与鹅相关的浪漫,又像蚂蚁一样,慢慢搬动我那时光里曾有的悲欢。如我婴儿时摇篮,童年中美味的天堂,中年的港湾,老年到达彼岸的一条小船。

在美味中,不禁想起了曾读过的唐朝骆宾王用诗赞美鹅的故事,小时候的骆宾王,在唐朝的义乌县城北的一个小村子里。经常观顾村外一口叫骆家塘的池塘,与鹅为伴。每到春天,塘边柳丝飘拂,池水清澈见底,水上鹅儿成群,景色格外迷人。有一天,家中来了一位客人。客人见他面容清秀,聪敏伶俐,就问他几个问题。骆宾王皆对答如流,使客人惊讶不已。骆宾王跟着客人走到骆家塘时,一群白鹅正在池塘里浮游,客人有意试试骆宾王,便指着鹅儿要他以鹅作诗,骆宾王略略思索便创作了此诗:

咏鹅。

鹅,鹅,鹅,曲项向天歌。

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

是的,鹅那风姿芍药般的淡雅清幽,不媚俗,不从流,于万紫千红中素衣静立,窈窕娉婷。牵挽住了我的心,彼念不歇。读着想着骆宾王写鹅的故事,我却回到现实中来,只见一位睡眼惺忪的姑娘,刚刚醒来,刚刚醒来,残留的睡意还一丝丝一缕缕荡漾在脸上,一位魅力迷人的姑娘,情窦初开,情窦初开,一只小鹅,白白的毛,红红的掌,轻轻推开簇拥着她的鸟语花香。

一别经年,又见想到故乡化念的烤大鹅,重翻起了心底间那些已经老去的时光。想想也是,人生有各种重逢,唯喜欢这样的不期而遇,在岁月深处,与心灵击节而歌。

而我们一家人则已经喜悦地围做在院子里,吃着烤鹅,一家人的喜色又如烤透的鹅浓了一些,又亮了一些,一家人欢聚在一起,捋了又捋被鹅,蹬乱的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。

2017/06/05日记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烤鹅

烤鹅,是一个味道美好的生活小吃,制作简单。是广东地方特产,很有名气,享誉海内外。其味芳香嫩酥,口味独特,对于吃惯鸡鸭的朋友来说别有一番滋味。

南平专治白癜风的医院
桂林市治疗白癜风
男人肾虚
友情链接: 冷水江民生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