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玄武第八百零三章惺惺相惜网络

2020-09-28 | 民生教育  浏览:2次

大玄武 第八百零三章 惺惺相惜

“掌上乾坤!”

巨猿冲天而起,六臂在半空挥舞结印,化成一巨大手掌缓缓下压,掌心山河破碎,乾坤颠倒,挟遮天之势将独孤烽身影牢牢笼罩。6↙,

“天台的掌上乾坤!”

七曜仙帝惊奇一声,“这可是天台的看家绝活,没曾想竟然舍得传授他人!”

黄眉仙帝点头回道:“掌上乾坤虽然威能强大,却也法撼动烽儿的不灭金身!”

就在这两位话语间,远处被巨大手掌笼罩锁定的独孤峰,身躯一晃,骤然间体内放射万道金光,整个人如同神像一般威风凛凛,体表绽现金色光晕,如涟漪般一圈圈激荡而去,笼罩而下的巨大手掌触及,竟然猛地被开,不能逼近半分。

不灭金身!

霍玄见状,心中一凛。从七曜仙帝那里得来的地总纲目录,上面详细记载三百六十五门周天秘法威能功效,此刻独孤烽所施展正是其中之一,名曰不灭金身,排名五十九,主防御,号称不死不灭,抵御万法,极为厉害。

身为北天宫之主黄眉仙帝传人,独孤烽有此能耐不足为奇,霍玄一招果,脸色微变,下一刻其身形晃动,一道流光从体内激射而出。落在独孤烽身后,化成另外一个‘霍玄’,正是其玉清法身,手持昆吾,凌空斩去。

而他本尊,仍旧以巨猿之躯,挥舞手中石棍,棍影如山,层层叠叠攻击而去。

独孤烽哈哈一笑,面对四周攻势,身如磐石,巍然不动。只见不论是昆吾刀芒。还是层叠棍影,只要触及其体表激荡而出的金色光晕,威能尽皆化解形,法突破半分。

“我有不灭金身护体,这场比试…你输定了!”

独孤烽手中金色大戈一横,戈尖锁定霍玄本尊。遥遥一指,登时那柄金色大戈开始急速延伸拉长,如一道金线直刺而去,锋锐气机牢牢锁定霍玄,可抵挡。

霍玄脸色一变,巨猿之躯咆哮,六臂挥舞,六根石棍脱离而出,在半空合而为一。重化成的石棍竟然柔软比,如触手缠绕而去,瞬间将袭来金戈牢牢缠住。

“好!”

独孤烽见状,赞了一声,脱手将金戈扔了出去,口中道:“灵物有性,它们有它们之间的战斗,咱俩归咱俩!”话语间。其大脚一跺,冲天而起。整个人浑身萦绕金光,瞬间逼近霍玄,一拳轰去。

“来得好!”

巨猿嘶吼,同样一拳迎了过去。两只巨拳在半空相撞,‘轰’一声巨响,如惊雷。响彻天地。只见独孤烽那金灿灿的拳头,蕴含沛然大力,可抵挡,竟然一拳便将巨猿震飞。

巨猿在半空一个倒翻,还未稳住身形。独孤烽如跗骨之蛆,再次逼近而来,一拳轰向巨猿胸腹要害。

嗖!

就在此刻,一道身影从右侧激射而来,正是霍玄玉清法身,在其控制下,手持昆吾一刀劈中独孤烽伸出的拳头。‘锵’一声金铁交加异响,独孤烽拳头被昆吾径直斩中,竟然只是手臂微微下沉,没有收到半点损伤,其出拳之势未消,一拳轰击在巨猿小腹上。

‘嘭’一声闷响,巨猿庞大躯体再度被震飞,半空中,猩红鲜血喷洒而出。

这一拳,已让霍玄受伤!

“这独孤烽……好厉害!”

同样天仙九品修为,对方战力竟然如此强大,让霍玄始料未及。但是他意志坚定,受创之后,斗志不减反而战意倍增,巨猿之躯在半空咆哮一声,攸地一闪消失不见,下一刻,已然逼近独孤烽而来。

“定身咒!”

“海妖之啸!”

霍玄和其玉清法身,在某一刻同时出手。玉清法身结出印决,对准独孤烽遥遥一指,而其本尊所化巨猿则是张开大嘴发出一声咆哮,形音浪激荡而去,如潮水般袭涌过去。

定身咒之下,独孤烽封印道行,天仙九品修为立刻受到制约,身子一顿,定在半空,下一刻,潮水般的音浪袭涌而来,其再度受到影响,身子在半空摇摇晃晃,站立不稳。

而此刻,霍玄所化巨猿已经冲到他面前,一声狂吼,九绝塔祭出,其六臂托住塔身,猛然砸了过去。

九绝塔之威,外加巨猿穷大力加持,这一记威能足以开山裂地,纵使独孤烽加持不灭法身,也是经受不住,体表金光溃散,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被九绝塔径直撞飞。

“好手段!”

一招受创,独孤烽顷刻间便恢复过来,身子在半空一个倒翻,稳住之后,目光凌厉,死死朝霍玄直视而去,其嘴角…不经意淌下一缕血丝。

“你的战力很强大,不过,想要胜我还差了些!”

缓缓说出此话,只见独孤烽反手一拍天灵,一道流光从其体内激射而出,落在身旁,化成另外一个‘他’,形貌一模一样,显然是其祭炼的法身。

“你有法身,我也有,咱们就放手一搏,比一比谁高谁低!”

在独孤烽说出此话之际,其法身一晃,迎向玉清法身而去。同时,其本尊厉喝一声,体表再度放射万道金光,同时手上多了一对金环,一大一小,环环相扣,爆发出震颤低鸣声。

“子母环!去!”

一声大喝,只见独孤烽祭出两枚金环,环环相扣,在半空盘旋疾飞,挟着呼啸刺耳声砸向霍玄,威能之强,竟然不逊色九绝塔半分!

霍玄见状,巨猿之躯托住九绝塔,再度迎击而去。塔身旋转,诸般威能交相辉映,闪烁显现。九绝塔径直砸去,眼见就要跟那对金环在半空相撞,谁料就在此刻,那对紧紧相扣的金环竟然脱离分开,大的金环迎向九绝塔,小的金环化成一道金光。锁定霍玄砸去。

没想到对方这对金环还有此妙用,猝不及防下,霍玄巨猿之躯立刻被砸中,胸口坍陷,骨骼碎裂,鲜血狂喷而出。庞大身躯倒飞而去。

另一边,大的金环跟九绝塔相撞,爆发出惊天巨响,双双震飞。至于玉清法身,在独孤烽那具法身攻击下,竟然也是节节败退,难以匹敌。

独孤烽这具法身,修为同样达到金仙境界,虽在修为压制封印的情况下。战力却是超群,玉清法身难以匹敌。

形势对霍玄大为不利。他人在半空,顾不得刚才所受伤势,一声怒喝,巨猿之躯变化,顷刻间化成一头银色巨龙,背生双翅,龙躯比庞大。仰天吟啸,散发出穷尽狂暴气机。

“云龙九现!”

却见银龙身躯一晃。在半空中诡异般一分为九,九条银龙嘶吼咆哮,挟上威压,直扑而下。几乎在同一时间,其双翼扇动,数蓝色冰焰萦绕而出。顷刻间幻化成一巨大蓝色冰凤,引颈长唳,双翅伸展,俯冲而下。

蛮荒血脉之力,都有专修法门。既可提升血脉威力,又能辅助攻击。龙神一脉的专修法门就是《云龙九现》,而天凤一族的专修法门名曰《不死涅槃决》,其攻击只有一招,就是幻化上古冰凤,冰封万里,给予敌人致命一击。

此刻,在面对强敌之下,霍玄瞬息将自身血脉之力催动极致,银龙冰凤直扑而下,顿时,半边天只见银白两道灵光交织闪烁,尽冰寒之力弥漫扩散,青石铺就的广场变成冰天雪地,连空间仿若都要凝结,在尽冰寒席卷下,独孤烽立刻受到影响,体表金光黯淡,层层冰霜显现,身子不由自主凝滞起来。

一招过后,银龙身躯一晃,立刻化成霍玄本体模样,其大手一招,远处纠缠激斗的两件灵物兵器,其中那石棍‘嗖’地激射飞来,在霍玄控制下,竟然摇身一变,化成一块巨石如山峦般朝独孤烽压顶而去。

独孤烽身子虽受寒冰影响,动作缓慢,来不及避让,其手上动作不慢,子母环再度祭出,砸向轰落的巨石。霍玄好像早有预料,挥袖祭出一枚古朴金钱,激射而出。

此金钱一出,灵光闪烁,庞大如山,瞬息击中那对金环,说来也怪,那对金环威能不逊色九绝塔,却在金钱一击下,像是遇到克星,表面灵光黯淡,在半空摇摇晃晃,一下子坠落掉在地上。

“落宝金钱!”

独孤烽脸色一变,下一刻,巨石压顶而来,他整个人立刻被砸中,紧接着巨石从天而落,落在地面上,发出一阵轰响。

远处,独孤烽那具正在跟玉清法身激战的法身,此刻脸色一变,大手一招,悬在半空的金色大戈落在其手中,双手持戈,转身猛然横扫而去,金戈立刻暴涨,如一道金线笔直划过,劈中那块巨石。

轰!

巨石斜飞而去,在半空重化成一根石棍,飞回霍玄手中。此刻,目光看去,只见巨石所在位置地面上出现一个大坑,灰尘弥漫,一道身影缓缓站起。

“很好!你的战力果然很强,在封印修为的情况下,我想要胜你不容易!”

独孤烽显出身形,体表铠甲破烂,嘴角还挂着血丝,看上去有些狼狈。就在他说话之际,其法身化成流光钻入其体内消失不见,那柄金戈落在其手中。

“只要你能接我后一招,这场比试,就算你赢!”

双手持戈,独孤烽目光凌厉,死死锁定霍玄,下一刻,一巨大虚影在其身后浮现,瞬息凝实,化成一金甲天人,手中同样持着一柄巨戈,遥遥指向霍玄。

一股惨烈浓厚的杀伐气机,铺天盖地朝霍玄笼罩而去,下一刻,霍玄脸色剧变,身子竟然不由自主颤抖起来。

“战神灭运图!”

远处观望两位仙帝,此刻七曜仙帝开口,面带笑意看向黄眉仙帝,道:“如我推测,独孤师侄还是使出了这一招。”

黄眉仙帝一皱眉头,沉声道:“烽儿太不知轻重,怎可轻易施展观想法门对付这小子!”说罢,他身躯异动,欲要上前阻止,却被七曜仙帝阻住。

“独孤师侄封印未解。仍旧是以天仙九品修为比试,就算祭出观想法门,也不算违规。”七曜仙帝抚须一笑,转过朝霍玄看去,又道:“至于霍小友须担心,他也身具仙根。并且修炼观想法门……在此重压之下,也该使出看家手段,咱们正好趁机一窥究竟!”

黄眉仙帝听后,脸上露出若有所思表情,点头道:“星君,还是你看得深远。”

在这两位对话之际,人在场上,霍玄浑身被一股惨烈浓厚的杀伐气机压迫,如被巨峰压顶。不堪负重,胸口欲裂,透不过来气。

“观想法门!”

第一时间,他便看穿对方此刻施展的手段,乃观想法门,其威能不消说,绝对强悍比,纵使有九绝塔护体。也不一定能够抵挡得住。

目光所及,浮现独孤烽身后的金甲天人。手中巨戈缓缓划过,迎面袭来的杀伐气机越来越强,明晃晃的戈尖正朝着自己逼近而来。

“你有观想法门,难道我就没有!”

霍玄一咬牙,心念一动,远处的玉清法身立刻化成流光。飞回钻入体内,其心神沉定,眉心紫府星云流转,一直盘踞在内的石斧‘嗖’地消失不见,下一刻。一座擎天巨峰在其身后浮现,峰体微斜,形似巨斧,作势欲劈,挟开天辟地之,势锋锐凌厉,举世俦。

“巨灵斧山!”

七曜仙帝一声惊奇,目光转向身旁黄眉仙帝,笑道:“这小子竟然修炼了石斧的观想法门。”黄眉仙帝轻哼一声,回道:“此观想法门是普通不过,想要跟《战神灭运图》相抗,不异于以卵击石!”

“话虽如此,霍小友能祭用观想法门对战,亦属难得!”

“嗯,确实如此。”

在这两位谈话之际,场上那边强对抗一触即发。这些年闭关,霍玄有所领悟,已能操控《巨灵斧山》观想法门攻击,所需条件就是要用足量功德愿力加持。这门观想之法攻击威能强弱,他心里没有底,毕竟此番是第一次施展。

在石斧所化巨灵斧山一出,霍玄立刻感到来自对方杀伐气机压迫减轻不少,登时精神一振,目视独孤烽头顶,那金甲天人手持巨戈缓缓压迫而来,其心念一动,身后巨灵斧山峰体倾斜,宛若一柄开天利斧,直劈而去。

轰——

在某一刻,巨戈斧山撞击在一起,爆发出惊天巨响,凌厉气劲肆虐迸射,掀起层层叠叠波纹涟漪,周遭空间都破碎,绽现一道道黝黑裂缝。

却见,霍玄身躯一震,紧接着眼耳口鼻渗出猩红鲜血,其脚步不稳,连连后退,每退一步,轰声如雷,斧山坍塌一截,待其站稳之后,整座巨灵斧山已然不复存在。

“若你手段仅止于此,还是认输吧!”

独孤烽哈哈大笑,右手一指,其头顶那金甲神人手持巨戈,再度逼近而来。

“想让我认输,没门!”

霍玄一声大吼,体内积蓄的愿力结晶瞬息碎裂上万枚,化成乳白色灵光加持而假日旅游也随之向好。据全国假日旅游部际协调会议办公室2日晚间发布的消息去,顷刻间一尊佛像在其身后浮现,高万丈,通身呈青黑,发垂披肩,愁眉瞠目,两眼一张一闭,牙根咬紧,嘴角两侧露出两虎牙,牙尖一上一下,现大忿怒相,双手高举头顶,结出印决,形同宝瓶。

“心若磐石,可撼动,宝瓶伏魔,度厄众生!”

法咒声响彻天地,随着霍玄双手一合,其头顶那尊佛像结出的宝瓶状印决,一伸一缩,‘轰’一声激荡出炫目银光,化成一道银色光柱直轰而去,威势可披靡,较之先前巨灵斧山强大十倍不止!

“不动明王轮身图!法两任总理访华推销“法国制造” 参观故宫”

远处,两大仙帝都是脱口惊呼,满脸皆是震撼之意。

银色光柱去势疾,瞬息撞击在巨戈之上,爆发出惊天巨响。场上,只见一金一银两道异芒纠缠闪烁,凌厉气劲如狂飙朝四周蔓延席卷而去,所过之处,大地崩裂,掀起飞沙走石,威势惊天。

“此佛宗不传之秘,他怎可能通晓?”

迎面席卷而来的狂飙飞沙,逼近两大仙帝,立刻被一股神秘力量阻止,不能侵入半分。黄眉仙帝惊呼声响起,其目光看向七曜仙帝。老脸尽是震惊。七曜仙帝摇头,显然也是不清楚。

足足过了半响,场上方才恢复平静,这时目光看去,只见两道身影立在那里,正是霍玄和独孤烽二人。此刻他们身后异象尽皆消失,二人脸色都是异常苍白,衣衫破碎,身躯不自觉颤抖。

“好!”

独孤烽先行开口,其体内传出一声轻微裂响,下一刻,金仙强者独具威压气机弥散而出,其脸色立刻恢复红润。

“这场比试,你赢了!”他面带笑容看向霍玄。说出此话。

霍玄一笑,回道:“大人承让,这场比试我输了。”他心里清楚,对方实力强大,后一击看似不分胜负,实则他已经失去再次出手之力,而对方,却留有余力。

同是奇才辈。此刻颇有几分惺惺相惜意味。

“你们都很好,都很好!”

黄眉仙帝大笑声传来。身影一晃,他连同七曜仙帝来到,都是满脸笑容,老怀欣慰。

“霍玄!”

黄眉仙帝目光落在霍玄身上,“你闯过八仙八门阵,擅自离宫之罪可以罚……”霍玄一听。连声感激谢恩。却不料,黄眉仙帝语气一转,又道:“不过,你离开这些年,对神农、天兜、金戈三殿造成损失需要弥补。不得有误。”

损失?

霍玄一呆,旋即反应过来,点头道:“是要弥补,不管需要多少仙石,我都愿意赔偿。”

“仙石?”黄眉仙帝斜睨了他一眼,哼声道:“我北天宫什么都缺,就是不缺仙石。”霍玄赶忙又问:“那需要怎样弥补,还请仙帝大人示下?”

“你在神农殿司职灵植,天兜殿炼丹,金戈殿诛魔堂仙卫巡查,这些年耽误的任务,必须给本座部补齐,不得有半点欠缺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霍玄一听,立刻满脸苦笑。他离开北天宫足有两万多年,若按这位所说的话,积攒下的任务之大,堪称艰巨,没有数千年苦工,根本法完成。

这明显就是刁难!霍玄冲着七曜仙帝投去求救目光。今时今日的他,手下还有大把事务需要处理,怎可能在北天宫做苦工!

七曜仙帝呵呵一笑道:“这些任务太过繁杂,以我看……老友你不如吩咐他几件难事,解决之后,就算将功补过。”

“这也行!”黄眉仙帝点点头,表示赞同,其抚须斟酌了半会儿,目光看向霍玄,道:“这样吧,听说你炼制符箓还不错,就罚你给本宫炼制十万枚天级符箓,外加一千枚神通符箓,怎样?”

炼制符箓周期不长,只要手法娴熟,一天能炼制出多枚。以霍玄的速度,每天炼制几百枚不成问题。

“好。”他立刻点头答应,不忘补充一句,材料由天宫出,否则的话,天级符箓好办,神通符箓若神骨,根本炼制不出。

“没问题!”黄眉仙帝爽应承。

“炼制符箓只是第一件,还有第二件事,你必须留在北天宫任职。”

“任职可以,不过属下有个小小要求。”

“你说!”

霍玄定了定神,禀道:“属下经营了一些生意,相信仙帝大人应该有所耳闻,生意虽然不算大,但是有些重大决策,需要属下亲自处理,因此,属下恳请仙帝大人,在需要的时候,属下必须离宫,不能受到限制。”

“可以。”黄眉仙帝点了点头,十分痛答应,“本座允许你自由出入,离宫行事,只需报备一声即可。”

“多谢仙帝大人。”霍玄见这条件对方也答应,欣喜难抑。实则,他有所不知,天宫规矩,只要修为达到天仙境界,都可任意离宫,没有限制。

因此,他这小小要求,对于黄眉仙帝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。

“烽儿,你说……以霍玄现在的实力,金戈殿什么官职比较适合他?”

此刻的黄眉仙帝,心情舒畅,满脸笑容,冲着独孤烽问出一句。独孤烽一笑,点头道:“血战堂尚缺一名副堂主,以霍玄的实力,应该能够胜任!”

“好,就让他去血战堂!”未完待续。。

一岁宝宝脾虚如何调理
承德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
丁桂儿脐贴怎么用
友情链接: 冷水江民生在线